清早,我獨自一個人去了小水庫。我本來是去尋找下過霜的葉子,可是今天居然沒有霜,那些葉子沒有長成我想要的樣子,但這并不妨礙我欣賞它們的心情。仿佛一到了水庫旁邊的土壩上,整個人都會安靜下來。而放眼望去,這里卻只是一片荒草地。這樣的季節,到處草枯葉黃,看不到什么生機,讓人感覺到,曾經,這里是如此熱鬧,而現在,那一場熱鬧已經遠去,那些生命仿佛都已經逝去了。

  我走在遍地野草的路上,幸好這里還有兩道車轍印,形成一條小路,指引著我前行。否則,我必然會被淹沒在這些枯草堆里。這些草有些很高大,一直蓋過了我的身高,我必須要仰望它們。它們在清晨的風中搖著它們高大的桿子,那些是芒、荻、蘆葦的身影。有些只到了我膝蓋的地方,我可以蹲下身子撫摸它們,那是白茅、狗尾巴草、狼尾巴草。野地里還有很多藤,它們互相纏繞在一起,或者有一些藤纏繞在樹上,它們曾經相互偎依著走過四季。

  在這樣的雜草地里穿行,我看到了大地正在孕育新的生命,整個空氣中、草叢中、泥土里,到處都充滿了種子,它們在一切它們能夠停留下來的地方停留下來。它們并不是你之前見到的樣子,你每次看到那些種子的樣子,都會對著它們發一會兒呆,需要思考,這是誰?它為什么會在這里?行走的過程,仿佛就是一場探險之旅。我知道,這里正在醞釀下一場盛典,現在的沉淪預示著明日的繁茂。

  我看到一顆絡石的種子,它帶著它的冠毛落在地上,風吹著它,讓它又是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。那些冠毛張開的樣子美極了,也許這里不是它喜歡的地方,它在等待著下一場旅行。我看到芒草頂著它的果序,那上面有無數的種子正在等待出發,它們在醞釀一場集體出逃。鬼針草結成了一個一個長滿針的小球,它們想借著我的行走帶著它們遠走他鄉,這種搭便車的想法無處不在。很快 ,我就發現我的衣服褲子上面都沾滿了種子,還有野大豆、牽?;?、三裂葉薯、葎草,我走過它們的時候,腦子里閃現的都是它們年輕的樣子。

  走在這塊未經修飾的野地里,與那些種子的相遇,就仿佛遇到了一個個有趣的靈魂,它們會飛,它們有自己的希望和夢想,但是它們要得到重生,需要越過多少艱難困苦呀,也許在一個下過霜的夜晚,就會阻斷它們的夢想,也許一場不懂心意的風就會把它們送向終結。它們就像不聽話的孩子,由著自己的性子亂跑,它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,但是它們知道自己的本性,所以它們沒有隱藏。我站在野地的中間,行走的過程,就是和這些自由靈魂對話的過程,它們讓我感受到了力量。

  梭羅說:“野地里蘊含著這個世界的救贖?!边@句話又被利奧波德在《沙鄉年鑒》一書中引用。他們都喜歡野地,我們都喜歡野地,否則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也不會費盡心思一到假期就拼命去野地里。野地能夠給我們提供的享受,就是能夠撫慰我們這一顆在城市生活中飽受創傷的心。

  氣象預報一直在發布警報,馬上要降溫了,這一次降溫很厲害,會有極寒天氣。我知道很多人正在醞釀去野地的計劃,那冰天雪地的野地,又成了很多人撒野的地方。(小丸子)

  

責任編輯:陳少薇